<sup id="oycuk"><center id="oycuk"></center></sup>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高教資訊   新聞詳情

引領第四次工業革命亟須打造教育升級版

時間:2021-01-15 瀏覽量:72
分享

    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蓬勃興起。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為特征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是一場牽動發展全局的系統性變革,正在全球范圍內掀起勢不可擋的巨變,其進展之快、規模之大、范圍之廣前所未有,影響遠遠超過前幾次工業革命。同時,不同領域的科學發現和技術創新之間的協同與融合日趨深化,產業間跨界合作走向縱深,學科間“圍欄”逐漸消解。我國擁有超大規模市場、完備的工業體系、堅實的網絡基礎設施和繁榮的互聯網創新生態,已經初步具備搶抓第四次工業革命歷史機遇的制度優勢和堅實基礎,但在培育適應和引領第四次工業革命的人力資源上還存在一些“短板”。

科技和教育是未來的兩大入口。如果經濟決定我們的今天,科技則決定我們的明天,教育決定我們的后天。擁抱第四次工業革命,要通過教育轉型升級培養出適應和引領第四次工業革命需要的人才。第四次工業革命下的新技術具有革命性和顛覆性,為教育高質量發展創造新機遇,也帶來不確定性挑戰。新一代信息技術及各種新理念在教育領域的應用有助于教育流程重組與再造,拓展教育教學的時間與空間,提高教育教學與學習的質量和效率,為教育創新發展賦予“智慧”支撐。數字技術可以創造和提供更多豐富的教育資源,有助于制定因材施教的個性化培育方案,構建起科學、高效、便捷的智慧教育新模式。人工智能不僅對課程、教材、教學、管理進行“賦能”,而且對教育理念、思維、方法等進行“智化”。虛擬現實技術(VR)和增強現實(AR)等技術的運用則可以讓人們在沉浸式的環境中學習知識、練習技能,把抽象的想象空間變成真實可感的直觀體驗。新技術的輔助作用能使教師的時間和精力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放,使其更加專注于思想品德教育、創新精神培育、人格塑造等育人工作。第四次工業革命也會加速新舊職業的更替,是一個典型的“創造性破壞”過程,教育要適應經濟社會發展趨勢與時俱進。更多的工業生產環節將由智能化機器人和智能化生產裝備來承擔,一些技術含量較低、重復性較高的職業面臨消失風險,新技術、新模式、新產業持續涌現將產生顯著“就業創造效應”。

科技創新終將影響教育革新。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浪潮中,我國的教育必須以前瞻性的戰略眼光和切實的行動,著眼于滿足人們對新知識新技能的現實需求,加快綜合配套改革,打造教育升級版,著力培養新工業革命所需要的數字化、智能化、國際化、創新型、復合型高端人才。

第一,要有既懂信息技術(IT),又懂工業運營技術(OT)的復合型國際化人才,為制造業人才插上互聯網“翅膀”,為信息技術人才補齊工業“基因”。第四次工業革命涉及人類社會工業革命和互聯網革命兩大革命的融合演進,涉及工業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等多領域的技術突破,不同技術之間既并行發展又交織融合。未來產業的高質量發展涉及工業、信息技術、通信等領域的縱向和橫向整合,需要更多“制造業+數字化”的復合型人才。加快新興學科布局,推進“新工科”建設。聚焦資源整合,加快學科專業融合、課程教材整合與學生知識技能復合,打破學科專業間的壁壘,以學科專業群對接產業集群,培育大量敢于創新、善于跨界整合的高素質人才。深化校企合作,多樣化企業參與人才培養的模式與方式,強化崗前、在崗技術技能教育,將新技術、新工藝、新規范等制造業元素納入教育教學內容,培育更多熟悉生產環節、精通制造工藝的人才。隨著人類社會進入數字經濟時代,數據這一新型生產要素的重要性日益凸顯,成為類比農業經濟時代的土地和工業經濟時代的石油的核心戰略資源。新一代信息技術的普及與應用有效提升了經濟活動中數據的獲取、存儲與分析能力,助力人、機、物的信息大量數據化。海量數據發生交叉、聚合與突變,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新動能。要重視新一代信息技術和數字技術方面的人才培養,建立相關學科專業,系統培養數據工程師、數據分析師及引領學科發展的數據科學家。新工業革命是在全球化背景下推進的,新技術的研發、應用和發展具有跨國界的特點,人才的跨國交流和合作必不可少。要適應國際市場需求,完善與國際接軌的標準體系,著力培養高素質的國際化人才。通過人才的國際合作促進知識技能的融合創新,吸收借鑒各國技術經驗,共享中國的資源優勢,提升中國在國際技術標準體系中的話語權。

第二,既需要創科(創新科技)人才,又需要科創(科技創業)人才,要通過教育激發“雙創”活力,促進這兩類人才在創新鏈和產業鏈上的深度合作。創新與創業是工業革命中的一對“孿生兄弟”。創新型人才是驅動第四次工業革命演進和推動科技革新的核心動力。技術創新、產品創新、商業模式創新和生產流程再造都離不開創新型人才這個關鍵因素。要把創新型人力資源開發放在優先位置,通過教育引導更多人將創新視為一種價值導向、一種生活追求、一種人生理想。鼓勵科技創新人才立足國內外科技前沿,在基礎研究、應用研究領域尋求重大突破,不斷優化企業、高等學校及科研機構的人才選用、評價與激勵機制。創新和創業相輔相成,創新是創業的基礎,創業是創新的重要載體。強化創業教育,培育“創新改變世界,創業改變人生”的濃厚創新創業文化和氛圍。推進高等學校創新創業教育,在專業課程設置中融入創新創業最新理論、技術及實踐等內容,豐富實踐教學方式,允許學生以科技創新成果、創業項目等形式申請學分。要支持創新型人才向企業集聚,鼓勵高等學校、科研院所等專業技術人員在職和離崗創業,盡快研究制定高等學校院所人才跨學??缙髽I的“雙跨”機制實施細則,打造更多創新創業孵化平臺,引導創新素質與能力強的大學生創業。

第三,既要有懂市場的科學家,又要有懂科學的企業家,才能更好推進產學研合作,提升國家創新體系的整體效能,解決科技和經濟“兩張皮”的問題。創新是將新的科學發現、技術發明應用到經濟中去的“顛覆性創新”過程。歷次科技革命的爆發與新興產業的繁榮都離不開一大批科學家與企業家合作。經濟學家熊彼特(Schuncpeter,J. A.)將實現生產要素的新組合視為創新,將以此為基本職能的人視為企業家。有市場眼光、有組織才能與敢于冒險的企業家即為重要的“創新者”??茖W家是科學知識生產者和科學精神的重要承載者。科技只有面向市場、面向需求,才能通過應用轉化為現實生產力,為創新者創造財富。特別是當前加速科技成果轉化,讓最新的科技成果“長入”經濟,更加需要具備一定科學知識、尊重科學的企業家與有商業頭腦、懂市場的科學家攜手共進,不斷取得技術新突破、開拓新市場、形成新模式、創造新價值。

第四,既需要數以千萬計的專門人才,又需要數以億計的高技能勞動者,要通過教育與培訓將“科學精神”、“工匠精神”融入不同類型的教育教學方式。產業的數字化轉型與智能化升級,既需要富有“科學精神”的專門人才引領前沿創新,也需要具備“工匠精神”的技術技能人才推動落地實施。人才培養需要逐漸向“寬口徑、大縱深”發展,不斷拓展教育教學的深度與廣度。不僅教授學生理論知識,還要培養學生鉆研精神和動手能力;不僅培養學生“精確操作的雙手,準確度量的眼睛和縝密計算的大腦”,還要培養開放、平等、協作的“互聯網精神”和愛崗敬業、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教育不僅是新工業革命背景下經濟發展的“加速器”、科技創新的“孵化器”,也應成為社會公平的“平衡器”。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Schwab,K.)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中提出了對新技術將加劇不平等問題的擔憂,認為第四次工業革命既會創造新發展機遇,也會導致某些群體邊緣化、擴大財富差距和機會差異等負外部性問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期間,各類數字化平臺的使用讓師生實現了“停課不停學”,新技術的應用一方面擴大了優質教育資源的覆蓋范圍,但“數字鴻溝”等問題也進一步凸顯出補齊教育公平“短板”的緊迫性。教育公平是其他社會公平之源、之母、之本。推動教育公平,讓人們平等地獲取新知識和新技能,解決潛在的結構性失業風險,避免機會不均等、縮小收入差距,人人共享第四次工業革命發展紅利。

(資料來源:《教育研究》2020年第5期;作者:辜勝阻,武漢大學國家發展戰略研究院院長,有刪減)


16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