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oycuk"><center id="oycuk"></center></sup>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高教資訊   新聞詳情

數智時代高等教育新形態

時間:2021-01-15 瀏覽量:135
分享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極大地影響了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秩序,對全球格局產生前所未有的沖擊。作為現代社會重要組成部分的高等教育,也不可避免地面臨巨大挑戰。無論我們愿意不愿意、有沒有準備好,都不得不面對這場疫情大考。我國第一時間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后,為了不讓教育教學活動因疫情而中斷,教育主管部門、高等學校、師生、社會各界想方設法克服困難,及時轉變教育觀念,引入智能信息技術,優化已有信息平臺,采取全新教學方法,實現了“停課不停教、不停學”。

截至2020年4月3日,我國實施在線開學的普通高等學校共計1454所,95萬余名教師開設了94.2萬門共計713.3萬門/次在線課程,參加在線課程學習的學生達11.8億人/次。這不僅是我國高等教育“學習革命”的深入推進,也是世界高等教育史上的首次探索。實踐證明,“教育+智能信息技術”不僅是應急之舉,它正逐漸成為一種教育新形態、新常態,推動著高等學校由傳統教學模式向在線教育模式的全體系快速轉變,既拓寬了高等教育的視野,也提升了高等教育的質量,高等教育形態在創新中悄然嬗變。

一、技術變革與高等教育形態變遷

回顧人類教育發展史,每一項新傳播技術的出現,既帶來了教育理念的深刻變化,又實現了教育形態的極大創新。例如,“語言”的出現,讓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有了媒介,加速了人類社會進化和發展的進程;“文字”的出現,克服語言轉瞬即逝性,使人類的知識和經驗的積累、儲存不再單純地依賴人類的有限記憶力,并把信息傳遞到遙遠的地方;“印刷術”的出現,有力地促進教育的普及和知識的推廣,實現了知識傳播的平民化。

然而,并非每一項新技術的出現和引入,都會改變教育的基本形態。教育本身對技術的選擇也有明顯的需求導向,只有真正符合教育教學規律和人才成長規律,才能得到廣泛應用并傳承。傳播技術與高等教育的融合,大致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印刷時代的傳統教育。為了促進知識傳播標準化規范化,印刷術與教育的結合,改變了《荷馬史詩》式吟詩誦經的口傳和精英授課式的庠序之教,知識從口耳相傳到永久存在、廣泛傳播,推動了高等教育事業的大發展。第二階段,工業時代的電化教育。為了更豐富、更形象地傳播知識,為求知者打破高等學校知識的“圍墻”,20世紀50年代,照相機、幻燈機、電視機等被引入高等學校,視聽教學進入迅速發展階段,知識傳播從“象牙塔”走入尋常百姓家。第三階段,信息時代的創新教育。為了增強學習者的自主探究能力,20世紀80年代,計算機輔助教學在高等學校被廣泛采用,通過人機結合有效地激發了學習者的內在創新動能。第四階段,智能時代的智慧教育。進入21世紀,我們迎來了知識大爆炸的時代,知識迭代加速。為了在海量的數據中尋找知識的規律,更好地滿足學習者個性化、多元化的需求,5G、大數據、深度思維、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新技術在高等教育中得到了廣泛應用,讓教育回歸“人本價值”,構建了平等的“師生交互”關系,創新教育的核心地位得以提升,實現了教育供給從“限定性”向“定制化”轉變,高等教育呈現新形態。

二、智能信息技術催生高等教育新形態

當下,我們討論的高等教育新形態,更多的是指通過跨界、鏈接、開放的智能信息技術,以前所未有的便利融通各種資源和力量,突破教育固有的時空、資源、身份等限制,由此催生高等教育從傳統的“一所學校、一間教室、一位教師、一群學生”轉變為“一張網絡、一個終端、成千上萬名學生、學校教師任挑選”的新型教育形態,是實現“人人、時時、處處”學習,使每一個學習者都行進在“上好學”的路上的新型教育形態。具體來看,主要表現有以下五個方面的特征。

一是學習時空無邊界。隨著智能信息技術與高等教育的融合,打破了地理界線、功能界限、校企界限、行業界限等,實現了場景重構、產教融合、科教融合、空間擴展,學生可以在“跨越學?!?、“跨越教室”、“跨越教師”的情況下獲取知識與技能,根據自身需要自主決定何時學習、在哪學習,實現多個感知、科學和想象世界的融合。二是知識體系無層級。傳統高等教育是按照學科和專業、先易后難、由淺入深的邏輯,設置課程體系、開展教學活動。教育階段是單向的,知識的供給是限定的。在新形態下,教育資源更加普惠,打破了傳統的層級界限,學習者可根據自身實際情況選擇學習目標、制定學習計劃、把握學習節奏、自主建構知識體系。三是師生互動無間隙。智能信息技術時代,知識獲取渠道的多元化,撼動了教師對知識的壟斷地位。溝通交流渠道的多元化,進一步消除了教師和學生間的社交壁壘。線上教育的彈幕提問替代了傳統課堂上師生問答,教師不用為解答一位學生提問而中止教學過程,可由助教在線及時答疑解惑,既保持教學整體的連貫性,也精準地解決個體學生的疑惑,師生間的互動變得更加平等而個性化,傳統基于教師權威的師生關系正向新型學習伙伴關系轉變。四是虛實切換無阻礙。依靠智能信息技術打造的沉浸式課堂,為學生提供了一個無限接近現實的虛擬仿真學習環境,學生能夠以多感官系統全方位參與學習過程,安全、節能且高效。五是精準管理無死角。隨著大數據、云計算等智能信息技術的應用,可幫助高等學校管理者更加全面、客觀、精準地洞悉大學發展態勢,科學決策、高效決策、精準決策,清晰預測大學的未來和發展方向;可幫助教師更加清晰學生學習狀態及潛在的學習需求,實施更加人性化、個性化的教育教學方案。

三、數智時代重塑高等教育新形態

當前,新一代智能信息技術正深度融入高等學校并在師生中廣泛使用,深刻地影響著高等學校的教育教學、科學研究、管理服務及師生的觀念與行為,傳統教育與管理的觀念與理論、制度與治理、生存與競爭、安全與隱私等面臨著歷史性變革和挑戰。

在觀念與理論層面,在傳統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的熏陶下,仍然有部分師生對新興技術應用于教育教學持觀望和保留的態度,這種思維定勢、路徑依賴都將阻礙智能信息技術的推廣和應用。新技術與高等教育深度融合有賴于理論創新和指導,現實中理論創新滯后于技術更新,亟待重構教育理論和教育范式。

在制度與治理層面,信息技術雖然是變革的“急先鋒”,但其效用發揮離不開制度的保駕護航,智能信息技術的應用目前面臨著“新制度缺位”和“舊體制錯位”的雙重困境。同時,智能信息技術時代下的高等教育,辦學主體須對傳統的線下實體高等學校進行治理,加強對云中大學的建設與治理,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治理的成本和壓力。

在生存和競爭層面,隨著云中大學的形態逐漸成熟,高等學校間的競爭已從地面轉向云端,競爭更加公開和透明,大學的神圣、教師的權威逐漸被解構,選擇的天平向學生傾斜,強者恒強的馬太效應將更加明顯,傳統的“象牙塔”在一定意義上已變為“角斗場”。

在安全和隱私層面,智能信息技術是一把雙刃劍,在給學校和師生帶來便利的同時,也會給信息的安全帶來新的風險。當前,高等學校關于數據安全、隱私保護等相關制度也滯后于技術的更新和迭代,這也需要政府、高等學校和社會共同制定制度和規范。

四、重塑高等教育新形態的路徑選擇

創新點亮教育,科技引領未來。面臨挑戰與機遇并存的數智時代,我們要牢牢把握智能信息技術的優勢特點,賦能智慧教育創新發展,支撐和引領高等教育信息化,重塑高等教育新形態。

(一)推進教育理念深刻變革

秉承以人為本理念,著力構建“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育生態。一是重構師生關系。通過智能信息技術的應用開拓知識獲取渠道,突破以教育者為中心的傳統教育理念,推進去教師中心化和權威化,促進教師由“講臺上的圣人”向“學生身邊的導師”轉變,在師生間建立共同學習、相互啟發的伙伴關系。二是優化教育供給。為學生的多樣化、個性化成長建立教育供應鏈體系,打造永不畢業的學習時空。三是促進泛在學習。利用智能信息技術突破時空、傳播快速、手段豐富等優勢,突破傳統教育方式局限,構建個性化與自主化相結合的教學模式,從環境、資源、活動等方面拓展校園的時空維度。

(二)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創新

以提升人才培養質量為核心,致力于推進人才培養模式改革。一是推動教學內容改革。依托智能信息技術的成熟應用,不斷進行知識更新與認知迭代,重構適應學生全面成長的個性化的、系統完整的知識體系。二是推動教學方法改革。積極改變傳統灌輸型教學,發揮智能信息技術在營造沉浸式、交互式、虛擬化教學環境等方面的優勢,鼓勵教師探索線上與線下融合的多樣化教學模式,采用對話式教學、參與式教學、探究式教學等,豐富教學手段,提高學生學習興趣。三是實現精準學習評價。憑借日常信息的采集和數據的挖掘,精準了解學生的學習基礎、需求、風格等信息;發現表象背后深層問題,有效地提升對學生的指導,實現精準評價;及時調整優化教學計劃和教學方法,實現教學相長。

(三)完善高等教育治理體系

推進高等教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必由之路。一是提供政策保障。助推高等教育信息化戰略的實施,促進智能信息技術與高等教育深度融合,進一步發揮信息技術對高等教育發展的支撐和引領作用。二是借助智能信息技術優勢。構建政府、學校、市場、社會多元主體參與的教育治理新機制,實現更大程度的開放與交互,提升決策水平。三是推進資源共享。設計基于平等地位、謀求共同利益的高等教育互動與合作的制度安排,進一步打破自然環境和經濟社會發展等物理空間的差異與制約;促進高等學校間深度合作交流,建立相對統一的學術標準和評價體系。

五、高等教育未來發展趨勢與展望

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在致國際教育信息化大會的賀信中指出,“因應信息技術的發展,推動教育變革和創新,構建網絡化、數字化、個性化、終身化的教育體系,建設‘人人皆學、處處能學、時時可學’的學習型社會,培養大批創新人才,是人類共同面臨的重大課題”。未來的社會將是學習型社會,未來的大學將是可以感知、永遠在線的教育生命體。

面向未來,數智時代的未來大學是物理大學和云中大學雙輪驅動的大學。在物理空間基礎上,打造一所數字化、鏡像化、智能化的云中大學,將云中大學產生的信息、決策反向賦能給物理大學,在虛擬和現實融合互動中,讓千年前的教育思想,如強調個性化教育的“因材施教”、強調教育公平的“有教無類”、強調師生共同成長的“教學相長”等變為現實,把學生培養好,讓人才發展好。同時,通過物理大學和云中大學的雙輪驅動,未來大學將不斷向兄弟院校、向社會外界賦能,通過大學供給與社會需求雙基準、雙推動,重構大學與社會關系,使未來大學成為一所真正鏈接世界的大學。

面向未來,數智時代的未來大學,是新技術集中萌發和應用的大學。美國新媒體聯盟發布的《2019地平線報告(高等教育版)》,列舉了未來一至五年對高等教育非常重要的技術,包括移動學習、分析技術、混合現實、人工智能、區塊鏈和虛擬助理。這些前沿技術向我們展示了未來大學新形態,高等學校乃至高等教育系統都將加速去中心化,實現更先進、更廣闊的開放化、共享化。

面向未來,數智時代的未來大學,是教育主體不定化、教育資源無界化的大學。未來大學的教育參與者,教師不再是普通教師,而是各學科教師群。有一技之長的專業人才、有豐富經驗的行業從業人員及重要雇主都將成為授業者,進而加速信息的共享與知識的更新,無限拓展教育資源。學生不僅是在校學生,校友、普通市民甚至來自全世界的有志向學之士都可加入受教育行列。

面向未來,數智時代的未來大學,“學生永遠不下課、學校永遠不放假”。未來大學將全程記錄學生的學習軌跡,通過數據分析將學習成效、心理情感等要素逐一記錄,對學生的學習生活進行精準引導和有效幫扶,為學生的大學生活提供“回放鍵”,使每一位學子在陪伴中自主管理,在感知下自我成長。這份陪伴不會因畢業而終止,未來大學將伴隨學生終生成長,成為他們終身學習的港灣。

(資料來源:《教育研究》2020年第5期;作者:熊思東,蘇州大學校長;有刪減)


160彩票